首页 站长资讯 医疗资讯 数码资讯 电商资讯 范文论文 创业交流 明星资讯 五金资讯 旅游资讯 农业信息 汽车资讯 电脑资讯 更多
首页 » 戏剧歌舞» 内容正文

最喜欢演祥林嫂一角,袁雪芬四演越剧《祥林嫂》

发布时间:2020-06-28 18:48:33

袁雪芬演了几十年戏,最喜欢演的戏是《祥林嫂》,最喜欢演的人物也是祥林嫂……

我任局长期间,曾多次赴沪慰问看望著名越剧演员袁雪芬。我们文化局以前有个老局长也姓陈,所以袁雪芬亲切地称呼我为小陈局长。我是嵊州市石璜人,袁雪芬是嵊州市甘霖人。甘霖在嵊州还有一个别称叫“两头门”。所以袁雪芬又风趣地说,石璜两头门,本是一家人。

袁雪芬是著名的越剧表演艺术家,饰演过许多经典剧目,也塑造了许多经典人物,如祝英台、崔莺莺、梁红玉、秋瑾等。袁雪芬说,我演了几十年戏,最喜欢演的戏是《祥林嫂》,最喜欢演的人物也是祥林嫂。

学习鲁迅著作,拜见许广平先生

袁雪芬是甘霖镇桂山村人,父亲名叫袁茂才,是当时村里的小学老师,那时候也算是个知识分子了。凭着父亲的关系,她从小学习了几个字,在《四季春》班的姐妹里,识字最多。可是单凭那几个字,怎么能够理解鲁迅的小说呢?怎么能够演好鲁迅小说的人物呢?1946年鲁迅先生逝世10周年的时候,袁雪芬想把鲁迅的小说《祝福》改编成越剧。这个想法跟编剧、导演讲了之后,他们都觉得不太容易,一方面叫她再考虑考虑,另一方面叫她去拜见一下鲁迅先生的夫人许广平先生。

带着忐忑、纠结的心情,袁雪芬去拜访许广平。许广平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好大姐,一点架子都没有。当袁雪芬说很担心自己能不能演好鲁迅小说中的人物,她很和气地讲了许多知识,真是受益匪浅。

在许广平的指点下,袁雪芬读了鲁迅的另一部作品《狂人日记》。其中一段话深深地印在她的脑子里。鲁迅说:“我翻开历史一查,这历史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‘仁义道德’几个字。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。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‘吃人’!”

袁雪芬渐渐明白,鲁迅先生在《祝福》这篇短短8000字的小说中,通过塑造一个深受族权、夫权和神权等四条绳索捆绞而死的善良的农村劳动妇女的典型,把封建社会吃人的本质,血淋淋地剖析展现在面前。她暗暗下决心,给自己鼓劲:我要演,一定要演好祥林嫂这个人物,尽量去达到鲁迅先生作品深刻的思想内容。

“泼粪恐吓吓不倒我,我不怕”

袁雪芬对祥林嫂的悲惨遭遇很同情。在排练和演出的时候都偷偷流过眼泪,还经常吃饭没滋味,晚上睡不着觉,她被祥林嫂感化了。

每当演到祥林嫂捐了门槛回来,喜悦地看着自己的一双手,激动地抚摸着蜡台、桌帏的时候,袁雪芬心潮起伏,止不住热泪滚滚。祥林嫂第二次来到鲁府后,因为做了两次寡妇,鲁府上下对她侧目相看,“都说我不吉不祥八败命,不干不净扫帚星”,“祭祀不许我沾手,杀鸡宰鹅无我份”。残酷的封建制度使她丧夫失子,夺去了她的全部幸福。吃人的封建礼教又来指责她“罪孽不浅”,剥夺了她做人的权利、劳动的权利。祥林嫂多么渴望重新获得这种权利啊!在封建神权的愚弄和摆布下,她只能去捐条门槛作替身,让千人踏万人跨,赎除罪名。因此当她以为自己赎了罪,一双手干净了,重新获得劳动权利的时候,她怎能不激动!

袁雪芬的演出,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。尽管还很不成熟,与鲁迅原著还有很大差距,但是观众已经认可了,认为这个祥林嫂演得真实。

然而,袁雪芬演得越真实,揭露得越深刻,就越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害怕。他们叫她停,不准她再演。袁雪芬怎么能听他们的呢!她不屈服,也不退缩,一如既往地继续演。国民党反动派采用特务盯梢、造谣污蔑等种种卑劣手段来打击、迫害袁雪芬。见一计不成,又用第二计,在袁雪芬晚上演出完回家的路上,在路旁埋伏了特务,她一走近,就往她身上泼大粪,又脏又臭。对一个普通女子、普通演员,他们竟卑鄙无耻到这种地步。但是袁雪芬不怕,“泼粪”恐吓吓不倒她,她说只要还有一口气,《祥林嫂》照样要演下去。

那年,共产党领导人周恩来从武汉回绍兴,听到这个“泼粪”事件,就特地从绍兴到上海来找田汉。周恩来对田汉说,她们都是嵊县农村里出来的小姑娘,这些小姑娘文化不高,胆子很大,天不怕地不怕。能这么大胆演鲁迅的作品,这很不容易。你们要做她们的后台,支持她们演出,要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。周恩来说了话以后,上海地下党也重视起来了。从此,越剧《祥林嫂》得到了共产党的正确领导,在党的关怀下成长。

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指明了方向

《祥林嫂》把袁雪芬引入进步,引向革命,袁雪芬也发誓一定要清清白白做人,认认真真演戏。

第二次演出《祥林嫂》已经是1962年的事了。

在修改剧本之前,她们先学习了毛主席的著作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。学过之后,袁雪芬思想开窍,很受启发。按照《讲话》中指出的要深入生活,体现生活,袁雪芬就到绍兴的山区、农村,和那儿的大伯大嫂一起生活、劳动了一段日子。剧中有个人物叫贺老六,就是山区的一个猎户。祥林嫂第二次嫁给贺老六,他们的家就在这样的山区里。祥林嫂在山区的家里生儿子阿毛以及叫阿毛在门口剥豆、阿毛被狼叼去吃掉都在这样的山区里发生。袁雪芬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一段时间,增强了演戏的真实感,帮助她一步步走向成熟。

“青春绿叶蓝蓝天,弯弯桥影压水面,一日三餐无忧虑,还有五百月规钱,但愿还清婆婆债,终日劳累也欢颜。”这段戏是整部戏中唯一表现祥林嫂喜悦感情的唱段,更加强了祥林嫂热爱生活、辛苦鲜活的形象。

范派小生范瑞娟是袁雪芬的好搭档。在越剧电影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中,她演梁山伯、袁雪芬演祝英台。在《祥林嫂》中,袁雪芬饰演祥林嫂,她饰演贺老六。范瑞娟把淳厚朴实的贺老六塑造得栩栩如生,入木三分。

其中有一段对唱颇为流传,范瑞娟饰演的贺老六忠厚爽快地先唱,“我老六今年活了三十多,这种事情从未碰到过,我虽是生长山里一粗汉,强凶霸道我不会做。”朴实善良的祥林嫂在中间插唱两句。“那黄花闺女多多少,寻着我苦命寡妇却为何?”到后面“过门”一转,腔调不变,变成了祥林嫂唱“听他一番心酸话,倒叫我要死不能死,要归无家归,要闹又不能闹,要赔又无钱赔,这真是走也难来留也难!进退两难怎安排。”这几句唱,不在于唱得好听不好听,而在于其表情是不是真实。这种真实感只有到山区、到农村体现生活才能找得到。范瑞娟有一段弦下腔,那真是催人泪下。贺老六一个叫板:“阿毛娘,你到我家五年长,五年光景梦一场。可怜你三春劳碌到寒冬后,从早操劳到夜三更。”这种情真意切的演唱,只有从实际生活中来,又到现实生活中去,为人民群众演唱,才能唱得这么好听。

问自己,灵魂究竟有没有

去山区、农村体验生活后,袁雪芬她们又一次修改剧本,在第三次演出中,加强了厨房这场戏。这场戏是揭露神权这根无形的绳索捆绑祥林嫂的重头戏。鲁迅先生在《狂人日记》里说过,“一伙里面,也会自吃。”自己的灵魂被咀嚼了,也“好心”地去咀嚼别人。柳妈就是个典型。祥林嫂的一生被吞吃了,当她离开那残酷的旧社会前夕,她的思想里闪出了觉醒的火花,她带着巨大的反抗精神开始怀疑了,“一个人死了之后,究竟有没有灵魂?”袁雪芬从祥林嫂的切身遭遇、悲惨命运中联系到自己。

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风雨,冲刷掉她思想上的灰尘,洗亮了她的眼睛,使她看清了继续革命的方向和道路,她多么想总结经验教训,更好地为工农兵服务啊!可是“四人帮”不准她革命。当她被严密监视、失去自由的时候,实在憋不住,吟唱起毛主席的诗词,不料横遭呵斥:怎么,你还想唱?你要复辟啊!作为一个演员,不能唱,不能演,这比死还难受。现实生活中的严酷斗争,使袁雪芬认识到“四人帮”的阴谋一旦得逞,那就意味着又要回到苦难的祥林嫂时代,祥林嫂的悲剧又将落到千百万劳动妇女的头上。

袁雪芬总不断地问自己,灵魂究竟有没有?答案是有的。袁雪芬说,我的灵魂是戏魂,是演好戏,我现在年纪大身体弱了,但我还要第四次演出《祥林嫂》,并配合上海电影制片厂,把越剧《祥林嫂》摄制成彩色电影。由于她已经年纪大,从头到尾一个人演有点吃不消,电影《祥林嫂》就由金采凤饰演祥林嫂年轻时候的几场戏。袁雪芬演了几十年戏,最喜欢演的戏是《祥林嫂》,最喜欢演的人物也是祥林嫂。


韩国留学是海归吗 https://www.liuxue.com/lxnews/03072060/
惜惜信息网